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资讯教程 > 游戏攻略

dota2悲惨的混沌骑士,混沌总是让他自己都捉摸不透

作者: 天劫 来源:夜魇军团 时间:2019-11-06 11:29:28

1.

  混沌骑士最近很烦。

  他差不多已经三天没有见过敌人头上飘起的红色数字了。

  他安慰自己:“打野不爆,打人必爆;这局不爆,下局必爆。”

  可三天了,依旧没有任何变化。

  不暴击,不暴击,还是不暴击。

  “我堂堂混沌骑士,总不能为了暴击出血棘吧?!”

  2.

  混沌骑士找到冰蛙:“我想许愿。”

  冰蛙说:“我可以让你许愿。”

  混沌骑士:“下次的版本更新,我想让我的四个技能都变成100%概率,我不想再脸黑了。”

  冰蛙:“不行。只能3个。”

  混沌骑士:“那我要晕眩、暴击和大招。”

  冰蛙:“不行。只能2个。”

  混沌骑士:“我要晕眩和暴击。”

  冰蛙:“不行。只能1个。”

  混沌骑士:“那我只要100%触发暴击。”

  冰蛙哭了,说:“给你改成每隔一段时间必定暴击吧。”

  3.

  更新结束后,混沌骑士也哭了。

  暴击是必定暴击没错,可每次暴击都是120%的下限伤害。

  甚至就连晕眩也次次都是最短时间。

  他无法理解自己的运气怎么会这么差。

  混沌骑士蹲在天劫的铁蹄边,一个劲地唉声叹气起来。

  4.

  “叹什么气呢?”

  是一个陌生的声音。

  混沌骑士抬起头。

  从头盔狭窄的视野里,他看清了说话之人: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。

  他又低下头,自顾自地说:“最近运气实在太差了,我都有些受不了自己了。”

  女人发出咯咯的笑声。

  混沌骑士又抬起头,怒目而视:“这有什么好笑的?你难道就没经历过运气不好的时候吗?很好笑吗?!”

  女人止住笑,耸了耸肩,说:“抱歉。我笑是因为,我终于找到跟我一样的人了。”

  混沌骑士皱眉:“我?”

  女人点头,从身后抽出两把匕首,又将其插入土地中。

  “还没做自我介绍呢。我叫幻影刺客,以高暴击和高闪避而扬名天下。不巧的是,最近我的运气实在太差,暴击和闪避的概率为0。”

  5.

  二人迅速熟络起来。

  你说一句没有闪避多痛苦,我说一句没有暴击多艰难,诉说彼此运气差的种种烦恼,三言两语之下,纯真的革命友谊便就此建立了起来。

  混沌骑士觉得自己找到了组织。

  幻影刺客也觉得自己不是孤零零的一个可怜人。

  她提议道:“要不……下局战斗,我们俩组个队,一起打?好歹还有个照应。”

  混沌骑士十分冷静,一语指出关键问题:“我少一个技能,你少两个技能,我们俩相当于伤兵,组个队反倒是变得更弱了吧?”

  幻影刺客自信一笑:“别慌。我有办法。”

  6.

  混沌骑士从没见过那么自信的笑容。

  他无法相信,一个尚处在逆境中的、甚至失去了赖以成名的绝技的人,还能够笑得这么自信。

  7.

  二人一同进入战场。

  混沌骑士还是不放心,又问了一遍:“你说的办法……真的不是外挂吧?”

  幻影刺客反问:“你说的是那个一直S,S到打出暴击为止的外挂?”

  混沌骑士点头。

  幻影刺客便哈哈大笑起来:“就我现在这个运气,要是真开这个挂,不就等于被永久缴械了吗?”

  混沌骑士愣了一下。

  他也想一起笑,可却怎么也笑不出来。

  “没想到我们非酋,连外挂都没法开……可恶啊!”

  8.

  接下来的几局战斗,彻底刷新了混沌骑士的认知。

  “卧槽,幻影刺客也能出散失分身吗?”

  “那当然。对面法师多,看我配合飞镖秒了他们。”

  “卧槽,幻影刺客还能买眼打辅助?”

  “那当然。这局不缺我的物理输出,开着模糊去野区河道,把视野做好就能躺赢了。”

  混沌骑士惊得下巴都快砸到天劫身上了。

  “卧槽……一整局不用普攻也能赢?”

  幻影刺客笑。

  “这不就赢了嘛。”

  9.

  虽然野路子输多赢少,但总比铁着头强行打输出的胜率高。

  打那之后。

  混沌骑士便彻底服了。

  在幻影刺客的开导之下,他也渐渐接受了自己地位的转变,从众星捧月、一身输出装的核心,变成了任劳任怨、吹推绿隐跳的辅助。
 

  10.

  有一天。

  混沌骑士忍不住问:“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。”

  幻影刺客道:“你问呀。我们俩之间,又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”

  他咳嗽两声,又挠了挠头:“那个……我就想知道……你是不是喜……”

  幻影刺客:“嗯?”

  混沌骑士:“……你是不是习以为常了?”

  他盯着幻影刺客的表情。

  她的眼神里好像闪过了一丝失望。

  但很快她又笑着问:“怎么了?”

  混沌骑士定了定神,道:“我看你在这么不走运的时候,还能保持着这么好的心态……所以才想知道你以前都是怎么过来的。”

  幻影刺客:“你要听吗?”

  “要。”

  她便嘻嘻哈哈地笑道:“以前运气好的时候呢,打野收线能用狂战分裂溅射死力丸,甚至白捡送上门的人头都打到了超神暴走。”

  “但运气也总有不好的时候。没人能够一直走运。”

  混沌骑士点点头。

  幻影刺客又说:“我觉得吧,运气这玩意儿是守恒的。打野不爆,打人必爆;这局不爆,下局必爆。”

  混沌骑士会心一笑。

  “所以啊。不走运只是暂时的,只要别跪下,站起来反抗这狗屎一样的命,就一定能等到好运。”

  说到这,幻影刺客忽地嫣然一笑。

  “我隐隐觉得,遇见你,就是耗尽我所有运气的原因。”

  夕阳下,豪情万丈同时又柔情似水的她,仿佛浑身都燃烧着鲜红的火焰。

  11.

  然而。

  幻影刺客情到深处时脱口而出的话,竟深深刻在了混沌骑士的脑子里。

  正所谓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  他克制不住地想:“难道真的是因为她的出现,才让我的运气变得如此糟糕吗?”

  他悄悄看向笑靥如花的她。

  外界传闻里冷酷无情、十步杀一人的幻影刺客,自打第一次相遇起,就一直是言笑晏晏的模样。

  真的是因为她的出现,才让自己的运气变差的吗?

  他决定试一试。

  12.

  下一场战斗中。

  他借口去对面野区插眼,趁机远离了幻影刺客。

  一刀砍在人马身上。

  120%的暴击。

  四秒后又砍一刀。

  还是120%的暴击。

  “你插眼就插眼,怎么还在对面火锅旁边打起野来了?别迷路呀!快回来!”

  幻影刺客已经开始喊了。

  离她这么远了都不暴击,也许……自己的运气真的就是这么差?

  混沌骑士嘴上说着:“来了来了。”

  身体却不信邪地又砍出一刀。

  他呆住了。

  那是许久未曾见过的红色数字。

  280%的最高暴击。

  他呆在原地,没做任何反抗,就被路过野区的敌方大哥两刀砍回了泉水。

  13.

  幻影刺客问:“你刚在那儿发啥呆呢?”

  混沌骑士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。

  他轻声地说:“这场战斗……我不想打了。”

  “你要做逃兵?”

  混沌骑士又低头看向手里握着的两组真假眼。

  他把拳头攥得紧紧的。

  “辅助的能力是有极限的。我从短暂的辅助生涯当中学到一件事......越是插眼反眼,就越会发现辅助的能力是有极限的......除非超越辅助。”

  幻影刺客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  混沌骑士:“我不做辅助啦!”

  14.

  混沌骑士仓管逃窜。

  逃得离幻影刺客远远的。

  “如果和你在一起,会耗尽我的运气,那么只要离开你,我的运气就会回来了。”

  他这么想着。

  开启了新一局的战斗。

  刀刀烈火,箭箭四秒。

  横扫千军,做回自己。

  这种重回巅峰的快感让他难以自拔。

  超神!

  超神!

  超神!

  无尽的连胜,似乎是在回报前些日子里连败的苦涩。

  他哈哈大笑。

  接下来。

  恢复了往日神采的他,指挥着辅助去做视野,去反眼,去开雾,可是没人理他。

  这些毒瘤辅助,完全没有幻影刺客身上的灵性,他们的拿手绝活不是微光推推救大哥,而是大哥死了好补刀。

  混沌骑士开口大骂。

  “你这辅助,甚至都不如幻……”

  一提起这个名字,他就哽咽住了。

  冰冷的风吹过。

  灌进他张大着却发不出声音的嘴巴。

  看着远方那相似的火烧云,身边却没有了相似的人,混沌骑士渐渐合拢了自己的嘴巴。

  他骑上天劫。

  一人一马,就这样,沉默着离开了。

  15.

  混沌骑士仍在坚持着孤军奋战。

  线野双收,杀人拿塔,推高拆锅,最后打出三路超级兵,赢取胜利。

  一局。

  两局。

  三局。

  流水的辅助,铁打的混沌。

  又一局。

  天气不是很好。

  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。

  混沌骑士有气无力地说:“你躲那么靠后干嘛?上来和我一起压人啊。”

  辅助:“雨太大了。我躲塔下面避避雨。”

  混沌骑士心知肚明。

  辅助哪里是在避雨,他分明是在等自己被抓,然后再趁机补几个刀。

  雨水从混沌骑士的头盔上淌下。

  不知为何,眼前的兵线突然就不香了。

  16.

  混沌骑士缓缓爬下马。

  蹲在原地,倚着天劫躲雨。

  辅助问:“你不补了?”

  他哀极反笑:“都让给你啦。”

  辅助: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。那我就不客气咯!”

  17.

  混沌骑士在雨里蹲了很久。

  蹲到失掉全身的力气,再也没法站起来。

  淅淅沥沥的雨,也渐渐停息了。

  他缓缓抬起头。

  雨后没有彩虹。

  只有撑着伞的幻影刺客。

  她伸手抹了抹混沌骑士被雨打湿的头盔

新闻资讯